小晴天是大太阳

头像即本性

【文轩】未知伴侣

   

一直在身边的久别重逢

   半现实ooc

-------------------------------------------------------

“做我的未知伴侣。”

“比特别还更多。”

 

 

我的希望,我的梦想,我的赤诚,我的天真,我的幼稚,我的锋芒,我的欲望,我的善良。

 

嫉妒

是后视镜里的目光,是热烈滚烫,让人面红耳赤而羞愧于面对自己难言的脾气和烦躁的无所适从,你的手搭在张真源腿上,笑到向后仰,磕到了头。

 

傻子。

 

撒谎

是嫉妒的遗腹子,还未出世便叫嚣着死亡和错误禁忌的言语,是牙齿间吱吱作响和血液冲上耳尖的热。

 

“我没事,你先走吧。”

 

口是心非。

 

车开走之后留下温热的尾气,并拯救不了北京冬天晚上的寒冷。

 

刘耀文独自去买了瓶冰可乐,粉丝在门外面小声窸窸窣窣的嘀咕。

 

莫名的烦躁。

 

三步并作两步上了车,看着路边上的建筑物一个个走马灯一样略过,眼皮开始打架。后座丁程鑫看视频的声音放的有点大,严浩翔也凑过去看。贺峻霖一个人坐在副驾驶戴着耳机,也闭着眼。

 

也不知道是不是粉丝跟车绕了路,宋亚轩张真源他们的车居然才到,不知道马嘉祺说了什么好玩的事,宋亚轩几乎笑倒在马嘉祺身上。

 

有这么开心吗?

 

刘耀文走神,脚步顿住了一下,贺峻霖一个没注意,一脚踩在刘耀文后脚跟,踉跄了一下,严浩翔没来得及伸手,贺峻霖就这么半跪在了地上。

 

“真的是倒霉,年纪大了眼花!”

 

“别开玩笑了,磕疼了没有?”

 

马嘉祺赶紧凑过去看看贺峻霖的膝盖,冬天裤子厚,没穿秋裤也不至于搓破皮,但是裤子破了点,难免膝盖有些红肿。

 

“小心一点啊贺儿。”

 

宋亚轩拍了拍贺峻霖的肩膀,显然没有被吓到,而是被贺峻霖滑稽的姿势逗到了。

 

“太丢人了太丢人了!”

 

贺峻霖跳着上台阶,严浩翔跟在后面。

 

刘耀文不自在的扭了扭脚脖子,有点抱歉。

 

回到宿舍一推开门,眼镜都能起雾,北方有暖气的地方会让人感觉到幸福,就像有人环抱着你,对着你的小手哈着哈气,或者说像在冬天最冷的时候吃到了一口烫嘴的烤红薯,呼出来的热气可以让对面的人馋的流口水。

 

 

丁程鑫洗完头发躺在床上看书,头发还冒着水汽,刘耀文看了看自己的胳膊,怎么都是人,有的人就晒不黑呢。

 

“丁儿,你饿么?”

 

刘耀文身体跟不上发育的速度,最近晚上总是饿。

 

“还行,今天小马哥吃饼干我抢了两块,亚轩都没吃到。”

 

“哦…那我饿了,我问问有没有人吃面。”

 

丁程鑫显然对于今天总是欲言又止的弟弟感到困惑。

 

 

刘耀文走到宋亚轩马嘉祺的房间,推门就看见宋亚轩抱着一小袋子饼干在啃,马嘉祺在一边看着他笑,气氛和谐的不得了。

 

“咋了耀文儿。”

 

“他肯定是饿了呗哈哈哈哈!吃不吃?”

 

宋亚轩睁着他亮亮的眼睛,问刘耀文吃不吃饼干。

 

无语,和小马哥住在一个房间,就这么开心吗。

 

“不想吃甜的。”

 

刘耀文转身上了二楼,留下嘴边还带着渣子的宋亚轩。

 

 

“说你胖你就喘,说你傻你还真摔了。”

 

“你才傻呢,没看见是刘耀文突然停下我才踩空的么?”

 

严浩翔小心的给贺峻霖滴着红花油,把手搓热了放在上面,张真源躺在对面的小床上饶有兴致的看着。

 

“耀文儿咋了。”

 

严浩翔突然收回手,看着推门而入的刘耀文。

 

“呃……我来看看贺儿的膝盖。”

 

“没事啊,就是红了点,明天就没事了。”

 

贺峻霖笑着摇摇头,一脸“小事情,哥哥我不和你计较”的傻缺模样。

 

“嗯…那我回去了。”

 

刘耀文嗖的下了楼。

 

气氛怎么这么奇怪。

 

 

夜晚

是失眠穿梭在梦里的绝佳时机。

 

丁程鑫的呼吸逐渐平稳,今夜没了刘耀文的呼噜更是睡得很香,唇红齿白,睡觉的时候也是安安静静,不知道梦到了什么好事情好像嘴角还带着笑。

 

刘耀文看着丁程鑫,掀开被子再看看自己,怎么就长得这么大了,想当年和宋亚轩睡在丁程鑫身边,一左一右,靠着自己最喜欢的哥哥。

 

现在他长大了,宋亚轩也长大了,显然自从三爷走了之后,宋亚轩对小马哥的依赖和喜欢就愈发明显了,张真源呢,是个温和的性子,贺儿怼他他也不生气,和宋亚轩打闹也从来不还手。

 

怎么又想到宋亚轩了。

 

真的是有够无语。自己在这里失眠,他肯定睡的呼呼的。

 

刘耀文热的翻了几次身,坐了起来,轻轻的走到客厅想去偷偷喝一口没喝完的可乐,放在客厅里也不知道还有没有一点凉气。

 

“嗯?咳咳咳!!!”

 

宋亚轩一脸惊恐的看着刘耀文。

 

刘耀文看他咳的背都一抖一抖的,赶紧过去拍拍他。

 

“你干什么呢鬼鬼祟祟的?”

 

宋亚轩顺了顺气,也不知道是咳的还是因为什么别的。

 

“我睡不太着,觉得热,就想出来溜达一下喝口水,你可乐在桌子上,就想着喝两口你也发现不了,谁知道一回头你就在我后面。”

 

“你呢,你不睡觉出来干啥?”

 

刘耀文瘪了瘪嘴。

 

“我饿了,出来找吃的。”

 

“真巧!那我跟你一起吃一点吧!”

 

宋亚轩两眼放光的开始准备找吃的。

 

“你不是吃了小马哥的饼干了吗?”

 

“马哥的饼干干的要命!我吃了几块就不想吃了,白天看丁儿跟我抢,还以为多好吃呢。”

 

刘耀文也不知道自己在高兴什么,就是有一种莫名其妙的舒爽。

 

看,还是我好吧。

 

两个人开始认命的打蛋,煮面,轻手轻脚不敢发出声音,连吃面的时候吹气的声音都不敢大声。

 

宋亚轩一口吃的太大,烫的张着嘴呼气,刘耀文在一边咧着嘴笑,一边给他递可乐。

 

清醒

就像是下完雨之后,云层再次聚拢,透过的阳光和从前大不一样,幸运的时候还会有彩虹。

 

吃完之后猜拳的游戏是宋亚轩输了,碗只能由他来洗了,刘耀文看着宋亚轩拿起碗,把筷子的头和尾摆正,把水龙头开起细小的水流,一点一点的冲洗着碗筷上的食物残渣。

 

他该剪头发了。

 

刘耀文心想。

 

刘海长到穿插在睫毛的缝隙,有时候会刺到眼睛,然后让他眯起一只眼睛,可能自己也觉得好笑,嘴角就露出笑来。

 

以后再大一点,也要让宋亚轩帮他洗碗。

 

刘耀文也不再做闲人,走到洗手池前面帮宋亚轩拉紧围裙,水突然溅出来,宋亚轩就这么再一次踩到了刘耀文的脚,然后被他接住了。

 

“……你……”

 

“哎,这水龙头不听话啊!改天让昕哥换一个吧,不然在这么溅出来……”

 

“用的我的洗发水啊。”

 

宋亚轩猛的回头,还来不及掩饰的目光里满是慌乱。

 

“啊……我的没有了……就用了你的。”

 

“可是你妈不是给你带了两瓶吗?”

 

“啊?那可能是是我用错了吧!”

 

两个人安静到,就只有宋亚轩洗碗的声音。

 

最后桌子都擦的没法干净了,宋亚轩才和乌龟一样走出厨房。

 

“差不多了…你去睡吧。”

 

“嗯…你也早点睡吧。”

 

慌乱

是青春期每天的必备歌单,像八点档一样狗血而自然。

 

真他妈的尴尬,但是知道宋亚轩也和他一样,都在不习惯,心里有点莫名的燥。

 

“哎!你觉不觉得热啊…”

 

“嗯,马哥不开窗子,真的有点。”

 

“那要不我们去三楼睡?”

 

“可以吗?”

 

“走走走,没人知道的!”

 

宋亚轩刘耀文轻手轻脚的上楼梯。

 

“严浩翔…去开个窗。”

 

“你这么近,非要我开,你这么近,迈一步就好了,你这么近伸个手不就开了啊。”

 

“嗯……”

 

贺峻霖半梦半醒也热的难受,估计都分不清是在梦里让严浩翔开窗还是真的说了话。

 

严浩翔开完窗,看着贺峻霖抱着被子缩成一团的样子,哭笑不得,给他把被子盖到肚子上,忍不住伸手揉了揉他的头,一抬头正好撞到门缝外面两双瞪大了的眼睛。

 

就这么两眼瞪四眼,还有一个两只眼睛都近视。

 

严浩翔没问为什么宋亚轩刘耀文,大晚上不在各自房间睡觉跑出来,刘耀文宋亚轩也没问为什么严浩翔摸了贺峻霖的头。

 

两个人就这么光杆儿俩人躺在了榻榻米上。

 

“哎,刘耀文,你睡了吗?”

 

“没。”

 

“要不要换回来啊…”

 

“什么?”

 

“我说房间…”

 

“你不是想跟马哥睡吗?”

 

“嗯…但是房间太大了,我都闻不到他的味道。”

 

“那要不把床合到一起?”

 

宋亚轩扭头看了刘耀文一眼,眼睛里面明明什么都没有,但是刘耀文看着莫名心虚,宋亚轩扭过头去,没说话。

 

坦白

是我遗憾的,年少时期我最学不懂的词汇。

 

刘耀文轻轻的笑了一声,凑近了过去,晚上的榻榻米风和楼下不是一个程度,离得太远了,心的温度贴不到一起。

 

宋亚轩把手伸到背后,碰了碰刘耀文的手,像是胎儿在妈妈肚子里蜷缩,吮吸着自己的手指模仿吃奶的动作,回到了天然的最安全的地方。

 

温柔

是作为人,表达喜欢的最直接的反应。

 

同样的洗发水的味道蹭在一起,好像结束了夏末的燥热。

 

在这个初秋的晚上悄悄的点燃了什么。

 

成熟

是秋天的风,带着那夏天炎热躁动的秘密来了,叶子落到地上,让每一个秘密,都变成甜蜜。

 

 

“丁儿,早。”

 

“嗯?你们两个这么早就起来了啊。”

 

丁程鑫伸着懒腰揉了揉眼睛,准备去刷牙。

 

“哇,有海螺姑娘来收拾厨房了吗?”

 

“那可能是吧,这干净的挂面都打扫没了半把。”

 

马嘉祺指着柜子里少了一半的挂面。

 

“再买一点吧,你零食还有吗!快给我一点再,我最近也经常晚上饿。”

 

“丁哥吃什么没有啊,小马的就是您的!”

 

“哎不错!嘿嘿!”

 

严浩翔调笑的看了眼面前的刘耀文,刘耀文也笑着把粥递给严浩翔。

 

男孩子之间的友谊,是从有共同的秘密开始的。

 

“那我也谢谢给我们带来凉爽的!我们三人间的海螺帅哥!”

 

贺峻霖对张真源发射爱的大拇指。

 

张真源笑着夹了块土豆饼放在贺峻霖碗里,早上起得早看见贺峻霖眯着眼踢被子,碰巧窗子还开着,就顺手帮他关上了。

 

再抬眼看见埋头喝粥鼓着脸的严浩翔,张真源觉得今天的饭更香了。

 

今天的任务就是训练,刘耀文和宋亚轩磨磨蹭蹭,为了抢一顶帽子没赶上这趟的电梯。

 

刘耀文趁宋亚轩不注意,一下子把帽子带到了自己头上,飞快的跑下了楼梯,宋亚轩在后面笑着追他,借着力跳到了刘耀文的背上。

 

还和当年一样,刘耀文背着宋亚轩,在去训练的路上飞快的奔跑着。

 

嗯,一直在跑着。

 

 

正文就未完结在这里啦!

本意是祝我最好的朋友生日快乐的贺文!

 

 

 

 

 

 

-一个彩蛋-

刘耀文的青春期记事簿

 

 

我们的故事

也许会完结在彩虹的边角

享受一直走在路上和憧憬白头偕老并不冲突

 

侥幸

是跟你走过许多我爱的角落

而你依然新鲜的像雪山上刚融化的水

一路流到海里

让每一条鱼儿都知道了我藏起来的秘密

“我好像很喜欢你。”

 

而我庆幸,刘耀文藏起来的幼稚都是你。

 

你是我的分享秘密的童年玩伴,你是品尝我顽劣趣味的使者,你是歌唱我色彩斑斓的人鱼。

 

让我不再失明,不再只有黑白两色。

 

新生

是身体由内而外蜕变长出新肉,而今天的刘耀文,也站在你的旁边。

 

就像是一直在你身边的久别重逢。

 

自由

是拥抱新生的勇气

十一岁的刘耀文

幸运的遇到了十二岁的宋亚轩

十五岁的刘耀文

身边还是十六岁的宋亚轩

一直在身边的久别重逢

你是我已知的幸运

我是你未知的伴侣

 

 

我永远做你的伴侣。

 

 

 

 

 

 

 

 

【翔霖】给你的初恋打个电话



备战高考 01


私设ooc 马丁 文轩 翔霖 张哥开的补习班

备战高考带娃操心沙雕轻松向文学

要高考的好好复习别看了

-------------------

 

年少时期总有向往,比如操场上网子少了一半篮球框,比如便利店早上新出锅的关东煮,再比如,对门邻居送来的——五年模拟三年高考。

 

 

“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弟不太需要数学卷子,他数学成绩一直不错。”

 

马嘉祺靠在门上,如果不是因为贺峻霖回家笑得楼都塌了的声音,大概丁程鑫都会信了马嘉祺的鬼话。

 

“别死要面子了,拿着吧,我弟说这套卷子是他之前做的,要是你弟能在下次考试前做完,也就不会得30分了。”

 

丁程鑫笑的倒是人畜无害。

 

“……那行吧,谢谢丁哥。”

 

“小事儿。”

 

宋亚轩在自家门口憋笑憋的快断了气,直打贺峻霖的后背。

 

眼看着丁程鑫眯了眯狐狸眼,走进了对面挂着“考的都会”四个大字的大门,马嘉祺也转身把卷子放在茶几上。

 

“严浩翔。”

 

“你TM不是说你及格了么。”

 

严浩翔看着盘子里的饺子。

 

“哥你这饺子做的不错,和我颜色比较配,我替耀文吃了。”

 

“回来。”

 

刘耀文乐呵呵的接过盘子继续吃。

 

马嘉祺提溜着严浩翔的脖领子给他按到椅子上。

 

 

“幸亏我早有准备,知道你这完蛋玩意儿自己学肯定没戏。”

 

“还考大学…烤羊肉串儿我都嫌你熏不出成色,你看你弟。”

 

“马哥!带我干嘛啊!”

 

 

“你闭嘴。我之前的同事,小张,他和她老婆最近开了个补习班,听隔壁的阿姨说,好多家长挤破头才把孩子送进去,我好说歹说才给你送进去!”

 

 

马嘉祺揉揉额头,这俩弟弟没一个省油的灯,天天学习不好好学,每天写什么rap词倒是上头,前段时间摇什么花手,跟直升机一样都快让房子起飞了。

 

 

再看看对门儿的,俩弟弟一个比一个聪明不说,连哥哥都白白净净。

 

 

……我为什么夸他,我也不差啊。

 

 

“啊?还要上课啊。不嘛小马哥,我保证下次肯定能及格!你看峻霖不都送了试卷来嘛。”

 

严浩翔讨好的眨着欧式大平双卡姿兰大眼睛。

 

刘耀文一阵顿时觉得韭菜馅儿饺子开始烧心反胃了。

 

 

 

说来也巧,这三月份了,学区房租赁成了每个家里有应届考生家庭的第一重大问题。马嘉祺愁眉苦脸的接纳了表姑的二儿子严浩翔,又迎来了堂叔家里来凑热闹今年才初二的大儿子刘耀文。

 

 

说来也奇怪,这刘耀文严浩翔小时候一起玩的泥巴,怎么严浩翔长大了白里透着红,这刘耀文大了就红里透着黑呢。

 

 

起初刚来,马嘉祺还担心自己一个男人带着俩半大小子备战高考奇奇怪怪的,这不是巧了,好死不死对门儿情况和他差不多,也是不知道哪家的亲戚送来俩小孩儿,让哥哥照顾着。

 

 

这不来还好,来了一对比这可就坏了。

 

 

对门儿俩弟弟学习成绩一个赛着一个好,人也听话。丁程鑫,好像是叫丁程鑫,是对门儿的“一家之主”。这快一个月了,都没听丁程鑫怎么大声讲过话。

 

今天这么一对比,马嘉祺气不打一处来。

 

“别吃了,学习去。”

 

 

马嘉祺一把抢过刘耀文怀里的盘子,把最后两个饺子塞进嘴里。

 

 

刘耀文哼哼唧唧不情不愿的走回房间,严浩翔也认命的把新写的rap词收起来,拿了试卷,走进了房间。

 

 

马嘉祺一个人在门口走来走去,想了想又查了查,之后拿起笔,在两张大白纸上写上“蒙的都对”四个大字,糊在了大门上。

 

 

 

不得不说我去了翔霖欢乐谷是我做的最对的事!

【文鑫】初智齿

文鑫/完年

半现背无车日常故事

有ooc

暗杀我你就slTnT



-----------分割线--------------





   有人说小孩子长了智齿,就到了初恋的年纪了,有些东西就这样猝不及防的肆意生长,打乱你原本的生活,让你不得不直面他的存在,要度过漫长的适应期,磨平牙根后的肉,让他就这么安稳的扎根在你的生活。





刘耀文到今年年底就高一了,现在的小孩儿都不知道吃了些什么,长得跟门口的草一样快,丁程鑫看着这三天不除,长得茂密的杂草,张了张嘴,好像要长智齿了。



“妈,走了啊!”



“骑车注意安全啊。”



“知道啦!”





刘耀文等在7-11的门口,拿着杯豆浆,嘴边吃过饭团的紫菜都没擦干净,看见丁程鑫骑着车从绿灯下面迎风过来,头发被吹成一个可爱的心形。





“耀文儿,哆哆嗦嗦做什么呢?”



丁程鑫把车停在一边,用一只腿撑在地上。



“给你的,可烫死我了。”



刘耀文从怀里掏出俩紫菜包饭,热腾腾的,揣这么久居然还能热乎乎的,瞪着俩大眼睛,等着丁程鑫拿走。





丁程鑫接过来,放在兜里,看着刘耀文傻不拉几的打开豆浆给他,笑着停下车看着他。





刘耀文被看的浑身不自在,左看看自己右看看自己,怎么看怎么帅的一逼。





“我的亲弟弟,您嘴角紫菜没擦干净。”



“啊?可能吃第6个的时候蹭到了吧。”



“7-11饭团能这么早卖完真是你的功劳。”





刘耀文用手背抹了抹嘴,看了看表,7点整,跑过去刚刚好,10分早读。跟丁程鑫挥了挥手,背着个书包赶上了前面的同学。





丁程鑫看着他的背影,啧啧两声。





“肩膀比我都宽,小屁孩儿。”





高中早读靠自觉,丁程鑫属于内种早读时间吃完早饭还能默写一遍单词的人,吃完最后一口,最后一个单词也就写完了。





丁程鑫张张嘴,看来不能用左边咀嚼了,智齿开始冒尖儿,并不清楚长得正不正,看能不能周六早下一节晚自习去医院看看,要是长的不齐就拔了算了,省的这么磨人。









今天晚自习睡的久了一点,出来晚了,等丁程鑫到了公司,大家都练完一轮儿基本功了,宋亚轩躺在地上,张真源帮他拉着筋,严浩翔在一边和刘耀文笑得跟打鸣一样。





丁程鑫放下书包,笑着打开张真源故意用力的手,解救出来一身汗的宋亚轩,然后让大家按队形围过来排好,打开音乐开始训练。





丁程鑫最近有点上火,左边腮帮子都有些肿起来了



“真源靠边一点,嘶。”



说话不利索,咬到嘴角的肉了。



“怎么了丁儿?”



“没事,继续练吧。”



刘耀文看了看丁程鑫微红的嘴角,舔了舔有点破皮的嘴唇。





等他们都走了,丁程鑫去洗手间洗了把脸,甩了甩头发上的水,走向那间他熟悉的练习室,很久之前和他一起留到晚上,共患难的人,渐渐的都走散了,来来往往的人,有些都记不清姓名了。可能是夜晚的寂静,和公司过了八点就没有光亮的的楼道让丁程鑫走的有些放空。





就像只航行中无法停泊的船,摇曳的面对风浪,却固执的向着光亮的前行。





快走到头的时候,丁程鑫看见一个人的背影,那个人低着头看着窗外,背对着他看不清面容,但是丁程鑫再熟悉不过。





“耀文儿。”





刘耀文听见丁程鑫的声音,转过身来,少年的身形并不单薄,刘耀文肩很宽,也手长脚长,以后一定是个大个子,一想到两年前还是个能窝在沙发里的小屁孩儿,如今头顶都要比他高了,丁程鑫笑着感叹时间过的飞快。





“笑什么啊?”



“笑你大晚上怎么还不走,怕黑吗?哥送你到门口。”



“不是。”





刘耀文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丁程鑫,眼中的光芒一如当年,丁程鑫记得这个眼神,期待中带着坚定,不知道是因为太过灼热,还是好奇心作祟,当时就鬼使神差的选了刘耀文当自己的伴舞,原来在很小的时候,在他身边,就会有安心的感觉了。



“你不是也没走么,我想陪你一起练。”



刘耀文递给丁程鑫一张纸,让他擦汗脸上的水。





沉默着做完热身,这么尴尬的气氛,好死不死随机音乐又放到了wake up ,丁程鑫心里想,莫不是自己上辈子作孽,真挖了lf祖坟吧。





身体比大脑更先反应过来,跳出的是完整的动作,身边站着的却不是完整的内群人。





音乐的结束带来沉默,丁程鑫坐在地上,刘耀文拧开一瓶矿泉水,递给丁程鑫,丁程鑫喝了一口,仰着头坐下。





刘耀文接过来,两三口喝完了剩下的,把瓶子扔到垃圾桶里,坐到丁程鑫身边。





从长江国际18楼看外面的夜景真的很好看,抬头是黑的发亮的夜空,低头是重庆的灯红酒绿车水马龙。







“耀文儿,你说,我们这个团,又能在一起多久呢?”



到最后还是丁程鑫先开的口。





刘耀文低着头,半天没说话,丁程鑫也在沉默,似乎是在为自己问出的问题感到好笑,自己都看不清前方的路,提这样的问题给比自己还小三岁的刘耀文,他怎么答的上来呢。



“每一天的日出,每一天的日落。”



刘耀文别开脑袋。突然这么文艺,让丁程鑫莫明其妙之余又想逗逗他。



“什么?”



“我说每一天的日出,到每一天的日落。”



“日出日落,我都会和你在一起,其他东西,我留不住的,我也管不了。”



丁程鑫怔怔的看着刘耀文,他性格一直是这样,表达的言语不带一点修饰,直直的打进你心里。



“那夜里呢,我们晚上不也睡一起呢吗哥。”



丁程鑫眯着眼睛挎过刘耀文的肩膀,凑近他想要看到刘耀文的表情。



刘耀文一抬头,嘴唇正好划过丁程鑫脸颊。



“嘶…”



“智齿痛吗?”



“都磨了我小半个月了。”



丁程鑫闭着眼揉了揉左脸颊,刘耀文突然凑近过来,用嘴唇碰了碰他的左脸,早很久很久之前,他和弟弟们之间就不用亲吻来表达喜欢了,一方面男孩子这个年纪容易害羞,另一方面,弟弟们一个赛一个长得迅猛。





但是丁程鑫很确定,如果说一开始是不小心,那刘耀文刚刚的动作肯定是亲吻。





哺乳类都喜欢舔舐自己爱的人,表达情感,丁程鑫张了半天嘴,说不出话。大概过了很久,久到对面最后一扇亮着灯的窗户都灭了灯。





“刘耀文,你知道长智齿多疼吗?”



“比压腿还疼吗?”



“特别疼,内种明明长不齐还非要长出来的,你躲不掉的内种,更疼。”



“所以你快来亲亲我,你亲亲我,我就不疼了。”









很久以后丁程鑫的智齿终于完全长出来了,歪歪扭扭的,挤在原本整齐的牙齿后面,有些疼痛但好在不磨肉,左边腮帮子鼓鼓囊囊的,总惹的人用舌头碰碰,怪不习惯的,但是丁程鑫并不想拔掉它。







高一放学早,刘耀文拿冰可乐贴在右脸颊,丁程鑫在前面推车自行车,把刘耀文的书包放在框里。



“丁儿,你让我亲嘛。”



“你这小兔崽子还敢撒娇。”



“疼啊。”



“小屁孩知道长智齿的感觉了吧!”



“知道了,那你亲亲我,就不疼了。”



“妈的…”



年轻人谈恋爱,也喜欢用亲吻来表达喜欢。

长智齿的年龄到了,智齿冒了尖儿,甜甜的恋爱离你也应该不远了。






【毕廷】空白格

@大魔王盼柳柳 听听视角在她手里!


“我想你是爱我的,我猜你也舍不得。”


空白格 — 杨宗纬


这个春天比往年的春天更冷,哈一大口气,来不及抬手就被周围的气温带走了,毕雯珺觉得再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可能因为昨天洗了头发没吹干,湿答答的睡了一晚上,头更疼了,正了正帽子,低着头上了车,连抬手遮住光的力气都没有了。


仔细算算,他们断断续续的异地也有五六个月了,好在公司总有活动,可以让两个人短暂而快乐的见上一面。


最近有在下雪,毕雯珺老是站在阳台上看楼下湿答答的柏树,雪落下来的声音越大,四下里就显得越安静。这样的天气适合窝在被窝里听歌,毕雯珺站在那里,讲不出什么故事,也没有什么情绪。李权哲睡眠习惯很好,听着他均匀的呼吸,毕雯珺一点困意都没有,房间里安静的连钟表的嘀嗒声都很清晰。想想到今天为止,他已经四天没和朱正廷说话了。


他几乎从来没有和一个人冷战这么久,生气对于毕雯珺来说是少有的事,更别提和喜欢的人来一场连问题矛盾都说不清的冷战了,习惯性道歉和温顺。但或许是大大小小的问题矛盾纠结在了一起,毕雯珺就真的没主动去哄一哄朱正廷,其实看到朱正廷失望和委屈的眼睛,毕雯珺就已经有些后悔了,可是又不知道是面子作祟还是什么杂七杂八的情绪捣鬼,他就是没有低头,两个人就这么磨磨唧唧,谁也不理谁四天了。


朱正廷的主旨是活在当下,所以他努力维持着表面上的和平,就是不看毕雯珺一眼。


毕雯珺听着门外朱正廷咕咚咕咚喝水的声音,想推门告诉他晚上别喝太多水,第二天容易水肿,握紧了把手却怎么也下不定心推开门。听着朱正廷回房间的脚步声,毕雯珺默默的也给自己灌了一大杯凉水,两眼一闭,躺下了。


吵醒了李权哲,毕雯珺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和他聊着朱正廷,从朱正廷和他住在同一个房间,到澳洲的那杯咖啡,不知道说了多久,听着李权哲后半夜舒服的鼾声,毕雯珺小声骂了一句“小没良心的。”也不知道骂的是屋里的,还是屋外头的。


半梦半醒之间他梦见了今天白天,朱正廷等着他从摩天轮上下来,故意想他坐到身边的样子,眼神里带着期待又有些胆怯和死要面子,故意别开脸。只那一眼毕雯珺就一个激灵,他好像起反应了,一个大男人小半个月没见到喜欢的人,好不容易在一起几天,还冷战分房,实在不人道。


毕雯珺想着想着朱正廷,嘴角不自觉的勾了勾,起初朱正廷摸不透他的脾气,每次闹狠了,就偷偷蹭蹭他的大腿,轻轻的叫他的名字,有时候吃着棒棒糖,有时候吃着巧克力,但凡能分一半的都能喂到他嘴里,再抢回来一半得瑟得瑟。想着想着毕雯珺眼睛都有点酸涩,这么好的朱正廷,现在没了,人睡在隔壁和自己冷战,自己到底在纠结什么呢。


翻了个身,毕雯珺摸到了床边上的核桃,有一下没一下的盘着,手机屏幕亮起来提醒他明天的日程,毕雯珺空出一只手刷了刷朋友圈,他弟最近热爱学习的不得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喜欢上了哪个学习好的小姑娘,“啧,真好。”


毕雯珺点开和朱正廷的聊天记录,还是一周之前发的晚安,毕雯珺慢慢的往上翻着,没什么目的,却莫名安心,朱正廷是个很喜欢分享奇怪文章的人,从人参的须子,到收集猫猫狗狗的胡须,他都喜欢和毕雯珺分享,毕雯珺有时候看到自己知道的或者感兴趣的就多发几条语音,有时候实在看不懂就发些短短的嗯嗯和哈哈,不是敷衍,是他实在不知道还能发点什么。


想当年朱正廷不知道从谁的手里收了一套毕雯珺的搞笑表情包,频频出击,毕雯珺连回手的素材都没有,只能装作凶狠的多亲了朱正廷两口,现在想想倒也是不亏。毕雯珺看着看着,突然想着,要不就这么算了,说实话,其实他早就想朱正廷了,也受够了这莫名其妙,浪费时间的冷战,自己要立刻拎包占领朱正廷的房间。


可是屏幕聊天框突然显示对方正在输入中,打断了毕雯珺的天马行空,等了半天,什么也没收到,毕雯珺有些着急了,放下手机走到朱正廷房间门口,手抬起又放下,不停的猜测,也犹豫着,最后只能苦涩的笑了笑,转身回去了,果然,沉默太久了,就无法开口了啊。


早上毕雯珺起的很早,白开水果然没让他失望,他和朱正廷水肿的样子,配上默契的同款外套,怎么看怎么诡异,毕雯珺一个人默默搬着行李,朱正廷在背后的看着他的样子有些严肃冷酷,和对他撒娇的时候完全不一样。


登机的时候毕雯珺拉着李权哲坐在了头等舱左边,笑着跟李权哲讲他昨天半夜流口水,配着朱正廷冷漠而带有杀气的眼神,李权哲大概也做好一顿胖揍的准备了。


毕雯珺顶着熊猫眼盘核桃的样子傻里傻气的,闭着眼,微张着嘴,从前朱正廷有时候会故意拍这样的照片,来威胁自己,战利品有时候是打一盘朱正廷新下载的游戏,有时候是看一部朱正廷喜欢的电影,现在想想,那都是朱正廷知道即将迎来下一段异地的不情不愿。想到这儿毕雯珺鼻子一酸,觉得自己真是个傻逼,当时为什么没想到这是朱正廷别扭的在表达爱意。


毕雯珺从小脸皮薄,多惹眼一点都脸红,偏朱正廷是个爱玩儿的性子,总喜欢跑跑闹闹,小傻子一样在哪都能嗨起来,从前他总让朱正廷小声一点,别闹太过了,现在想想竟都是曾经自己错失的美好。


毕雯珺从空姐那里要来一个毯子,悄悄的给朱正廷盖了盖,还不忘塞了塞边,让风吹透不进去,毕雯珺看着带着蒸汽眼罩,感冒流鼻涕,鼻子都擦破了皮的朱正廷,突然心疼的不得了,怎么宝贝着都觉得不能弥补他这几天的难过,轻轻牵了牵朱正廷搭着的手。


“还在生气?”毕雯珺凑近了问,牵朱正廷的时候他都没乱动,估计是一直没睡着。


朱正廷没回答,就是轻轻的哼了一声。


有对这段时间的抱怨,也有对再次重修于好的庆幸。


“对不起,可能我真的比较迟钝,想说的话开不了口,就这么拖着,现在的你和以前的我越来越像了,也是什么都不说,遇到事情就得过且过了,我真的猜不明白。”


“你太闹,我太闷,有些事你不说我不说,就一直这么僵持着,像是一条永远跨不过的河,我那么用力的奔跑追赶,到最后发现我们是在绕着圆飞行,我拼了命的想要抓住你,你也在拼了命的追赶我,所以我停下来了,正廷,我等等你,这样就能牵起你的手,告诉你。”


“别再跑了,跟我回家吧。”


“所以朱正廷,你要不要现在就过来跟我撒个娇。”


朱正廷小嘴一瘪,侧过脸去,和毕雯珺鼻尖碰着鼻尖,机舱里不能太过分,但是他真的好想,好想立刻呼吸到毕雯珺的味道。


朱正廷咬着牙不说话,牵着的手却死死地扣着,毕雯珺也握的紧紧的,好像能把对方融进骨血,揉进生命,让以后的生命轨迹相互缠绕,最好可以永远分不开,剪不断。


午夜飞行太孤单,但如果同行的人拉住你的手,用他清澈的眼睛对你诉说着爱意,就好像黑压压的云开始消散,叫醒了昏睡的人们,拥抱了沉睡的心,午夜的飞行变得不再寂寞。


“我们早就打过赌了,说你们俩这次分手超不过一个星期。”


李权哲一副我未卜先知我才是爸爸的表情从车里探出头。


“谁分手了!吵个架也叫分手!你个小屁孩,你懂个屁你。”朱正廷一恼羞成怒就变得话很多。


“你还说,你知道那天雯珺大半夜跟我说…”


“闭嘴吧你!如果你还想看到明天的太阳!”毕雯珺做了一个见血封喉的动作。


李权哲看着毕雯珺坐在后座不知道做了什么还是说了什么,惹得朱正廷捏着他的后颈肉不放手。


“我说…”


“好喜欢你。”


“我真的,好喜欢你。”


爱需要练习,坎坷的路需要两个人一起跨越,相伴真心,学会珍惜,吵闹就也是温柔的了,拥抱对方的稚嫩和反骨,空白与绚烂,不必太在意结果,不要固执简单的,不用执着苦涩的。


毕雯珺轻轻蹭了蹭靠在他肩上呼呼大睡的朱正廷。“在一起这么久了,我还是觉得我们之间留了太多空白格,其实并不难,两个人的爱应该由两个人分担,你所有晦涩难言的空白,走过迷惘,就会看到爱的颜色,从此以后,午夜不再是你一个人的飞行,空白不再空白。”


抬眼看了看今天的日期,才发现原来已经相伴走了这么远,就像是独自行走了亿万光年的你,也像是兀自跟随你无数日夜的我,时至今日,我们也没真的读懂爱情,只是牵着手,拌着嘴,还一直走在路上罢了。


我就知道你是爱我的。


我就猜你一定舍不得。


@ 小晴天是大太阳


【毕廷】毕总,您要跟我拼个果干儿吗?

【毕廷】我前男友成了爱豆怎么办?

快乐星球罢了



沙雕文学不定期更 全文轻松沙雕不塞牙😬



我是更文长短不定的无情女人





初出茅庐小经纪人廷 X 新人出道小爱豆珺







02




在清晨第一缕阳光照进房间的时候,睁开眼看到的人,一定是你爱的人吧。





“不是哦。”朱正廷面无表情的看着尤长靖的口水大片大片的晕开在他新买的白色衬衫上,看来佛山无影脚还是要重现江湖了 。





餐桌上豆浆的香气也盖不住朱正廷头上的火。





“哎呀正廷,粉色也很好看啊!衬得你甜美可爱!”尤长靖讨好的给朱正廷倒了一杯豆浆。




“哦呵呵,我觉得每个追星女孩都不希望他们哥哥有个甜美可爱的经纪人。”朱正廷接过豆浆,喝了一大口,“尼玛,真甜。”




“这你就不懂了吧!现在的女孩儿都是cp狗,巴不得自己的帅哥哥旁边有一个可可爱爱的小男孩呢!”尤科普上线。




“哦呵呵呵呵!要是他的人设是吸女友粉,而她们又恰好发现我和他有前尘往事,那我的狗头怎么办?你流着口水赶来救我吗?”





“我会为你挡臭鸡蛋的宝贝。”尤长靖使用星星眼绝招。





“靠,真是种族优势,别眨了,知道你眼睛大。”朱正廷认命的扣上了粉色西装的最后一颗口子,掏出手机照了照。





“尤长靖。”




“嗯?”





“你还真说对了,老子真他妈的还挺甜美的。”





“……你big胆。”







朱正廷推门进去的时候毕雯珺头发已经剪了一半了,栗棕的前色是金色,正好把毕雯珺的眉眼显露出来。





美色当头,管他前男友不前男友,先过把眼瘾。





“雯珺,这是负责你的哥哥,朱正廷,叫他正廷就行。”杜花女士不愧是无情的勒花达人,面对这样的帅哥竟然可以面不敢色。




“正廷哥哥好。”毕雯珺露出来八颗牙齿的微笑,活脱脱一个小鲨鱼。




“我操犯规了。”朱正廷暗自心里打着黄色小九九,面上缺一脸认真。




“你好啊,雯珺弟弟。”朱正廷面带职业假笑。




“呃…正廷那你们先认识一下,我还有事要处理。”杜花拍了拍朱正廷的肩膀。





“果然,勒花俠只喜欢勒花罢了,对瓜没兴趣。哎?为什么我承认了毕雯珺是瓜。”朱正廷翻了个白眼,继续看着造型师对毕雯珺的头发酱酱又酿酿。




空气中只剩下理发用的剪刀独特而清脆的声音,朱正廷看着镜子里的毕雯珺出神,就是这个角度,睫毛的倒影落在眼下的卧蚕上,天生一副好皮相,就是从前不会打理,真是平平无奇古天乐,不知己帅毕雯珺。




再看几眼就更完蛋了,这人要是知道了自己长得帅,又他妈的学会了运用自己的帅,那就真的是给水煮肉片上浇了一锅热油,隔着屋都能闻见香味,比如现在对着镜子闲的没事往上吹刘海儿的毕雯珺。




“好了,你自己看一下。”造型师扫了扫毕雯珺肩膀上的碎发,示意毕雯珺抬头看一下镜子里的自己满不满意。





“这要是没有女友粉,那大概全天下的女人都是大屌萌妹吧。”朱正廷为自己的未来松了松裤腰带。




毕雯珺一抬头正好和镜子里的朱正廷对视了一眼,随后勾起嘴角。




“怎么样,帅吗?正廷哥哥。”毕雯珺起身转了转脖子,凑到朱正廷耳边。




“擦擦口水啊,正廷哥哥。”




此刻的朱正廷心里仿佛有一万对儿草泥马同时doi。




“完蛋了,我前男友真的成了爱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第一桶金我是挣呢还是跑呢?”




















【毕廷】我前男友成了爱豆怎么办?

快乐星球罢了


沙雕文学不定期更 全文轻松沙雕不塞牙😬


我是更文长短不定的无情女人


初出茅庐小经纪人廷 X 新人出道小爱豆珺


01


“朱正廷!”尤长靖一脚踢翻朱正廷的泡脚盆。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对方不想鸟你并且踢翻了你的狗盆?


朱正廷的脚还悬在半空中,露着一片烫的红红的脚背。


“我他妈的刚擦了地,你知道我几个月才擦一次地吗你!”朱正廷“啪”的一下把脚翘在了旁边的柜子上,没好气儿的等着尤长靖的下文。


“您内前男友,毕…毕什么,毕福珺。”


“毕雯珺谢谢,要不是因为名字好听多看了一眼我也不至于断送了美好第一次。”朱正廷翻了个白眼,把泡脚盆捡回来,妈的,真跟捡狗盆儿一样。


“他要出道了!”尤长靖皇帝不急太监急的看着尤长靖又接了一盆热水,在他要往里兑隔夜茶水之前拦住了他。


“出道?别扯淡了吧,死IT男除了会玩悠悠球一无是处,我跟你讲我分手之后还担心他会不会用火力少年王大发追杀我呢。”朱正廷还是没放过那杯隔夜茶。


“是真的,还是咱们勒花娱乐的老板,杜花女士钦点的出道位。”尤长靖翻开微信文件里的最新收藏。


“我操。”


朱正廷不是被这件事雷到了,而是你能告诉我这手机上剑眉星目,唇红齿白的男的是谁吗?毕雯珺???好像还涂了点发胶,十里飘香啊哥。


“不公平啊,难道他是为爱整容!”朱正廷仔仔细细的放大了那张6M的照片。


“都没变啊日,怎么好看了这么多?”朱正廷试图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急什么,周一去公司就能亲眼见证了。”


“我凉了,居然人生第一次是和这位毕哥,职业生涯第一桶金也要靠他,这算是前缘未尽的暗示吗?”


“不算吧,不是一般要超过三次吗?”


“叮。”


“正廷,明天要带公司的新练习生去做造型,你负责的是这个孩子。(图片)”


杜花女士果然人间勒花俠,短信来的又快又准还是时候。


“牛逼了,你俩当初没自拍吧廷仔。”尤长靖接过朱正廷的泡脚盆,坐在床上把脚伸了进去。


“自拍个鬼,他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就第一天好看罢了,其他时候都鸡窝头黑框架嘴里大喊老铁双击666罢了。”朱正廷认命的回复了:)


“哦…可惜了。”尤长靖叹了叹气。


“可惜啥?”


“我还想开个bot扒你俩呢,业内人称人间仙子的小经纪人前男友是火力少年王男主。”


“打扰了,经纪人证都没过的马来大甜心。”


“靠,别提了求你。”尤长靖把脚伸出来甩了甩水。


“不过……”朱正廷擦着擦着地突然靠着墙若有所思。


“怎么了?”


“你说他第一部戏会是《火力少年王8》吗?”


“你有毒吧。”


“他演王八。”


“你是怎么考过的?”


敬请期待

熠适其佳:

离520越来越近了呢~

藏匿流星:

【520毕廷联文】藏匿流星宣传第二弹


为什么会有流星雨?

因为它们不愿再做别人的星星

只想陪伴彼此

跨越银河的距离


00:00  @大魔王盼柳柳 

03:18  @半夏 

05:20  @超级喜欢你🍭 

09:20  @正彦正羽 

10:20  @啾啾啾 

11:21  @农夫小倦 

12:20  @Potato 

13:20  @二哈 

14:20  @君离阙 

15:20  @小晴天是大太阳 

16:20  @执迷语病 

17:20  @不要香菜哒 

18:20  @甜品贩卖机🍰 

19:20  @百变小翁 

20:20  @不知浪味仙 

21:20  @熠适其佳 

22:20 @给我一只喵  

23:20   @请叫我四毛 



美工:  @超级喜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