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晴天是大太阳

头像即本性

白汾酒秘史 【贾正篇】

年纪轻轻的猪猪廷怎么捡到了萌萌昊!

“正廷,你小心一点。”王子异小小的肩膀上背着两个孩子,左脚被荆棘刺穿了,稀稀拉拉的流着血。

“嗯,你安顿一下农农和小鬼,我去看看能不能打两只兔子,充充饥也好啊。”朱正廷给昏迷过去的尤长靖和林彦俊改了几件衣服。

这是他们的家族没落之后的第一次出逃,大家娇生惯养,一路上死的死伤的伤,就剩下六个要好的兄弟了。

林彦俊尤长靖上个月向族里拒绝了通婚的要求,坦白相爱的事实,被打的七荤八素,能活着跑出来已经是奇迹了,现在就靠着王子异和朱正廷两个稍微大一点的男孩子支撑,没有食物,没有水,就是有一身武功也无法施展。

树林

朱正廷静静地蹲在树坑里,等待最好的时机杀死正津津有味吃着草的两只肥美的兔子,他饿的两眼发黑,但是依然强撑着眼睛。

“娘亲亲,饿饿。”
“嘘!你小声一点。”一个女人也虎视眈眈地盯着两只兔子。
“姐姐凶。”黄明昊吃着手,咂嘛这估计能有点肉味儿。

女人先动了手,抓住兔子的耳朵,直接咬下去饮了一口兔子的热血,丝毫不顾身边饿的委屈的黄明昊。
朱正廷飞起一脚,踢在女人的肋骨上,那女人吃痛一声,回了朱正廷一拳,朱正廷毕竟是个不足十岁的小娃娃,被打的眼花缭乱,生生受了这一拳,跳起来反手扣住了那女人的脖子,用力一扭,那女人就没了气儿。

朱正廷甩了甩头,提起兔子,转身就要走,却被脚下的小孩儿扯住了裤子。

“娘,饿饿。”黄明昊睁着大大的眼睛,长着大大的嘴巴,露出可爱的兔牙。

朱正廷正不知所措,以为自己杀了人家娘亲。

直到多年以后他才知道,那女人是偷了黄明昊想出来卖钱,没想到半路遇见强盗,什么都没了不说,还多了黄明昊这个累赘。

“子异…”朱正廷扔下两只兔子,双手藏在背后。
“怎么了正廷,快坐下歇歇,我去清理兔子就好。”王子异给自己进行了简单的包扎,也哄着小鬼和陈立农睡得呼呼的。

朱正廷低着头一言不发,王子异以为朱正廷受了什么欺负,忙要去检查朱正廷的双手,却不料被什么东西咬了一口。

“娘亲,肉肉。”黄明昊睁着水灵灵的眼睛,拉着朱正廷的衣袖。

“刚刚他娘和我抢兔子…我一时失手,杀了他的娘亲…”朱正廷低着头,啪嗒掉了滴眼泪。

“正…正廷啊,你别哭啊,你又不是有意的啊。”王子异手足无措的看着朱正廷掉眼泪。

“当初我贪玩,害的我娘摔下了山,六岁的时候又被人挟持,害得你娘为了救我身受重伤。”朱正廷蹲在地上。

王子异拍了拍朱正廷的肩膀。

“你我的父亲,是为了国家而死,我娘也是死于族里内斗,与你无关,只是现下情况危机,如何能带着这小娃娃呢?”

“娘。”黄明昊拉了拉朱正廷的手,朱正廷回握了握他。

“我决定带着他,这孩子的娘因我的鲁莽而死,我不能就这么放下他。”朱正廷起身抱起黄明昊。

“好吧…那我们就又多了一个弟弟,只是还不知道他叫什么啊。”王子异微微一笑,朱正廷自出逃以来一直精神紧绷,能有个拖油瓶分散他注意力也好。

黄明昊这么一拖就是十几年。

白汾酒秘史 前言

np全员,古风九人侠客 连载

【长得俊】【异坤】【贾正】
【暂定带沐已成周,毕侃】

坤坤     金线
子异     锁链
丞丞     坤坤传授的金线
贾正     鞭剑一体 贾为鞭 正为剑
农农     刀
尤长靖   吹箭 音律
林彦俊   腰间双短刀
小鬼     箭

前言

传说大厂之中存有秘蛊,可控人心智,使其灵魂混沌,产生可控天地巨变的念力,在每月月圆之日吸食精血,心智日益魔化,走火入魔。

但因中蛊者多为异瞳外族,因此,江湖中少有传闻。
一时间,江湖突然流传起对应金木水火土的五颗灵珠,以精血调动其灵性便可解秘蛊之毒,有逆转乾坤之效。

“子异,这迷雾愈发重了,明昊身上的伤已经开始红肿了”朱正廷漂亮的眉眼现在布满血丝,握着剑的手微微颤抖。

“是啊子异,已经三天了,没有进食,没有水源,再这样下去,大家会熬不住的…”林彦俊背着已经昏迷的尤长靖,半跪在地上喘息。

“这雾气不对,先不要过分喘息。”王子异握紧手中的铁链,定了定心神。

“不行,这迷雾有毒!我的伤口也开始红肿了!”小鬼撩起袖口,露出狰狞的血口。

只听噗通一声,一直强撑着的陈立农已经完全跪在了地上,王子异忙来扶起他。

来不及反应,七个人就倒下了三个,最后只剩下朱正廷和王子异勉强清醒。

“正廷,刺我一剑,我不能昏过去!”王子异单手撑起身子。

“可是这雾气有毒,你若是…”话说到一半,王子异就兀自撞上了朱正廷的云岫剑。

“你!”朱正廷来不及阻止,就径直倒了下去。

王子异强撑着意识,只将毒气从手腕逼出半分。

突然林中骚动,冲出来一红衣男子,霎时间扑来,咬住了王子异的手腕,。

王子异吃痛给了红衣男子一掌,那男子却显得毫无痛楚,只贪婪的吸取更多的鲜血,抬眼一望。

这是一双美丽的异瞳,里面映照出王子异惊诧的脸。
这是传说已经灭族的骷族。

王子异失去意识前只见红衣男子周身黑气随迷雾消散,向远方走去,只露出脚腕上的络子,单字一个坤。

京城

“哟!尤老板,今儿个有新货啊!”刘掌柜走进白汾酒楼,来取前些日子幺子赊下的账单。

“可不是,最近江南时兴起了桂花酒,味道清甜不醉人,宫里面的主子们都抢着要!这不,我就进了一小批,打算让宫里内几位先尝尝。”尤长靖放下手中的笔,递给刘掌柜账单。

“哟,那祝尤老板生意兴隆哎!”刘掌柜拜了拜手,转身给了银子拿走了账单。

“哎哟,不好意思啊!”陈立农揉了揉肩膀,将手中的纸包握入拳中。

“没事!农农啊,你现在可比你刚来的时候高了不少啊!”刘掌柜看了看陈立农的头顶。

“嘿嘿,谢谢刘叔儿。”陈立农不好意思的笑笑。

“行啦,好好帮帮你表哥!”刘掌柜掸了掸衣裳,起身走了。

“怎么样?”尤长靖悄悄侧过身,接过陈立农递来的纸包。

“京城的流言最近对咱们七个人很不利,最好先避其锋芒。”陈立农单手打着算盘。

“嗯,晚上再和子异商量。”尤长靖将纸包夹入账本。

这时,一红衣男子站在门前,气息极度不稳,像是脉象紊乱。

“请问…您是来买酒的吗?”尤长靖堆起笑脸。

“王子异…”红衣男子声音沙哑,像是极力忍耐着什么。
“什么?”尤长靖笑容一僵。

“我说我找你们老大!”红衣男子猛的抬头,精致而有些妖冶的左脸有着红色的玫瑰血印,还有着更为让人惊诧的一双眼睛。
异瞳色。

尤长靖转身合上楼门,陈立农刹那间消失在屏风后。
“您来找子异,可是有事相商?”尤长靖故作镇定,握紧了手中的吹箭。

“血,我需要他的血!”红衣男子反手扣住尤长靖的肩膀另一只手锁住他的喉咙。

“呃…啊!”尤长靖极力反抗,却丝毫没有招架之力,只盼着陈立农能快些搬来救兵。

“我无心伤你,我只是一定要见到王子异。”红衣男子扣住尤长靖喉咙的手逐渐发力。

尤长靖憋的双目赤红,直到屏风之内先后飞来两把飞速旋转的短刀,红衣男子才不得不松开紧扣的双手应对。

林彦俊收回短刀,和红衣男子扭打在一起,招招致命,却无一伤的了红衣男子半分,当红衣男子周身燃起黑气的瞬间,林彦俊顿时感到巨大的压迫感,双手无力,短刀飞出,必死之时,一条巨大的铁链击中了红衣男子的右手。

“听说,你要找我。”王子异收回铁链,扶起惊魂未定的尤长靖。

林彦俊挺身而起,站在尤长靖身旁,伸出手无声的安抚。

“是。”红衣男子甩了甩被砸的发木的右手,露出了绝美异瞳。

【长得俊】1859号青味旅店

小太阳/一发完,天津场后突发灵感深夜高铁激情创作。
婚后度假/无暇顾家橘X需要滋润柚 
小车
带沐已成周 店长周大姐 人设不倒

“林彦俊!快点快点!车要走啦!”尤长靖拖着两个行李箱一路小跑。
“今天必须比星际传媒多5个点,不然下个月你们就可以在营销部擦地板了。”林8哥今天依旧是冷彦俊,大长腿走了两步就拉开前车门坐了进去。
“擦什么地板啊这里是大理,靠海很润内!”尤长靖左手把行李放上后备箱,右手扣上后备箱的门,没好气的坐在后面包着自己一书包的零食。

路程不算短,但是两个人都没有欣赏大理风光的心。

“您好,青味旅店了解一下。”周锐小心的清理着被虫子啃食的盆栽。青味旅店在微博上微博点击率很高的情侣酒店,据说来这里的情侣都会找到初恋的感觉。
“老板!这里有什么必玩的景点么?!”尤长靖笑着趴在周锐前面。
“那可多了,看你的样子,对面两条街有一个特色街!除了有点脏之外真的很好吃!”周锐挺喜欢这个小起来有兔子牙的小胖子。
“那当然好啦!老板我叫尤长靖,你可以叫我小尤!”
“那就这样,你先打印好,等我回去签字。老板一间标准间谢谢。”林彦俊拎了拎两个箱子,拿了重的一个,然后跟着服务生上了2楼。
“这你男朋友啊!”周锐凑到尤长靖跟前。
“是我老公啦,我们结婚周3年了。”尤长靖转了转无名指上的戒指,故作轻松。
“我靠,你看起来很小啊!”
“嘿嘿,94的。”
“人和人真是没法比,我才比你大两岁天哪。”
“那你在剪什么啊?”尤长靖好奇的闻了闻盆栽。
“小青梅树,长不大的。”周锐掐下一颗小的青梅,递给尤长靖。
尤长靖也不嫌脏,小小的咬了一口。
“哇,这也太涩了吧!”尤长靖龇牙咧嘴的用表情形容着酸味。
“是酸的,但是如果你…”
“尤长靖,快一点。”林彦俊在二楼喊了一声。
“来了啦,每天催催催!”尤长靖撇了一下嘴然后抱歉的笑了笑,提起箱子跑上楼。
周锐把尤长靖咬过的青梅翻了个面,咬一口,喝一口水。
“嗯,水很甜。”

“林彦俊我们明天去看洱海吧!”尤长靖一进来就躺在了床上。
“哎?怎么两张床啊!”尤长靖坐起来。
“出差习惯了,脱口而出标准间,没想到情侣旅店也有标准间吼。”林彦俊关注点根本不对。
“可是!”
“啊 追 追 追,追着你ㄟ心 追着你ㄟ人 ,追着你ㄟ情 追着你ㄟ无讲理”林彦俊绝美手机铃声。
“抢不下来?为什么抢不下来?我们多出钱,内块地只要能拿下来,无论多贵都可以……”林彦俊烦躁的对着手机念念念。
尤长靖躺在另一张床上,拿出了新买的浪味仙吃着,看着自己白白的肚皮,又看了看旁边的林彦俊。
“他是不是开始不喜欢我了,或者…没时间喜欢我了。”
等林彦俊转过身的时候尤长靖已经睡着了,林彦俊小心的把尤长靖手机的零食拿走,放在桌子上,给大字型睡觉霸占整张床的尤长靖盖了盖被子。
林彦俊揉了揉额角,完全没有度假的兴致,随手捏了一点尤长靖的零食。脆脆的,还有点好吃。
慢慢的走出去继续打电话工作。

第二天尤长靖醒的时候林彦俊才躺下不久,连领带都没摘,尤长靖走到林彦俊的床上,小心的结着领带结,却一下子被林彦俊抱在了怀里。
“陪我再睡一会儿…不要闹…”
“怎么会闹呢?我巴不得你一天都这样在我身边。”尤长靖用力的嗅了嗅林彦俊的味道,窝的更里面了些。

晚上,尤长靖肚子在用生命叫唤着他饿了,然后林彦俊的肚子也开始附和,终于成功吵醒了林彦俊。
“现在几点啊?”林彦俊翻了个身。
“晚上8点了。”尤长靖活动了一下肩膀,都木了。
“那还能吃点什么吗?”林彦俊回身看了看尤长靖,因为睡了一天没能玩什么,有点愧疚的笑了笑。尤长靖无奈的笑了笑,说了句算了,就径直下楼了。

“没有什么正经的饭了,但是今天新做了梅子酒,尝一下吗?”周锐笑着指了指盆栽,酸涩的味道开始重新刺激尤长靖的大脑。
“算了算了老板,附近有什么商店吗?”
“现在部分停电,只有往西走,到另一个区才有,但是我估计门口已经没有车了。”
“走吧,我想吃小面包。”林彦俊靠在柜台桌子上。
“那只有商店有了。”周锐饶有兴致的看着眼前的小情侣。
“喂!要走很远哎!”尤长靖跟上了林彦俊。
“哎,年轻人…”
“不是只比你小两岁么…”
“我靠!韩沐伯你发什么骚,大晚上的没客人穿成这样。”
“听说梅子酒可以喝了,陪你啊!”
“滚滚滚!我要是想有人陪整条街都来排队!”
“不好意思现在街上应该只有一对饿傻的小情侣。”

“哇…这很不ok啊,也太饿了吧!”尤长靖走在林彦俊身后挂在他身上。
“嗯,我面包也没了啊。”林彦俊脑子里全是小面包。
“走不动了你背我!”尤长靖说着就开始往林彦俊背上爬。
“哇你没吃饭也真的很重哎。”林彦俊闷哼一声,气氛突然微妙起来。
内个时候尤长靖和林彦俊还没有结婚,林彦俊还在公司做程序员,每次下班就着急的坐地铁回家。刚开始钱挣的不多,尤长靖又爱吃垃圾食品,要是不买点有营养的尤长靖就吃更多方便面了,所以林彦俊要多走2站去买最好的椰浆饭带回去,自己就随便吃两口打折的盒饭,然后骗尤长靖公司里管饭。到现在尤长靖还不知道其实林彦俊的公司是没有晚餐的。但是内时候林彦俊觉得尤长靖一口一口吃的鼓鼓的,又觉得很可爱。
走了大概20分钟,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尤长靖看着林彦俊后颈冒出一片细密的汗珠,用鼻尖蹭了蹭他。
“很痒。”林彦俊蹦出两个字。
“嗯,好玩。”
当时林彦俊拜托朋友定了戒指,跑去求完婚就是背着尤长靖回家的。内时候他的土味情话最新的一个,是你太重了,我的一辈子那么重。

大概40分钟,终于看见了亮着的便利店。
林彦俊拿了一袋小面包和尤长靖一口一个的吃着。
“哎?你们怎么没声音啊。”一个眼睛很有灵气的小店员从里面走出来。
“啊,不好意思啊我们那里停电了没有东西卖了。”尤长靖抱歉的笑了笑。
“还挺好看。”小店员心想。
尤长靖刚想摸兜拿手机,空的,心凉了一半。
“喂,林彦俊,你带钱了么?”
林彦俊把兜翻出来,空的。
“可能掉在哪了吧我出门明明带了的。”
“怪不得一路这么安静。”尤长靖瞥了他一眼。
“那现在怎么办…”尤长靖问。
“拿东西压一下咯。”林彦俊回答。
“还有什么能压的啊…要是不给你结领带还能压一压…”尤长靖恶狠狠的吃完了最后一个小面包。
“要不…压一压戒指?”林彦俊说着要摘戒指。
“不要!不能摘!”尤长靖一下子握住了林彦俊的手。
“那你留在这儿我回去拿钱?”
“不要,我不敢一个人在这儿。”尤长靖撒了撒娇。
“那我们只能留戒指了。”林彦俊揉了揉尤长靖的卷毛。
“那留我的!你不许摘!”尤长靖用力拔下了戒指,手指红红的。

走了两分钟,尤长靖突然松开了林彦俊抓着他的手。
“万一内个小店员把戒指拿走了呢!我要回去看着!”
“你不怕么?哎?”没等林彦俊说完尤长靖就转身跑了,没办法林彦俊只能一路小跑回了旅店。

“妈的韩沐伯,梅子酒也能喝醉你戏真多!把手从我大腿上拿开谢谢!”
“锐啊…我操!”韩沐伯被林彦俊破门而入的声音吓个半死,色心没了一半。
林彦俊回到房间抄起手机又飞速下楼破门而出。
“我操!盗墓去啊,大晚上这么折腾。”韩沐伯舔了舔撒在手腕上的酒。
“他刚刚是不是一步迈了五个楼梯…”
“锐啊其实我也可以一步五个楼梯的!”
“滚。”
“嘿嘿这青梅真甜。”

“你老公真的帅。”小店员坐在门口和尤长靖聊天。
“是啊…长得帅,身材也好。”尤长靖低了低头。
“你也好看啊!”
“谢谢你哦,我从小只被人说过胖。”尤长靖对着小店员笑了笑。
“你们真好。”
“嗯…他越来越忙了,他以前不这样的,他虽然表面冷淡,但是他内心很善良很温暖,大学的时候我是留学生,没什么朋友,内天我发烧了,在宿舍一直睡觉,我舍友说林彦俊来敲门,很酷的拿出一大袋药让我拿去。现在他每天都是工作,出来玩也是魂不守舍。”尤长靖打开一瓶汽水喝了一口。
“他内种人是会一天天的成熟,独立,事业有成,一步步向前的,而我只会一天天的更依赖他。”
“不要不开心嘛,来我跟你说个秘密。”小店员凑近尤长靖。
“这里就我们两个人啊!”说着尤长靖还是侧过了耳朵。
“啊啊啊啊啊!”
“哎…你很无聊耶。”尤长靖看着小孩儿跟他开玩笑。
“没有啊,我每次都这样跟我男朋友闹,他也慢慢的不耐烦,但是最后结果是好的,来大理开个店,平平淡淡的在一起,没有工作的打扰,我们挺好的。”小店员笑的眼睛都出了褶皱。
“真羡慕你。”
“你老公还挺浪漫,戒指还刻字。”
“啊,有么?我都没发现哎!”尤长靖拿起戒指仔细看了看内圈。
“哎还真的有,不过这是啥啊…一串摩斯码啊,又是数字又是符合的。”
“我看着像编程的代码啊。”
“代码?不过我老公好像是在他公司从编程开始学的。”尤长靖摸了摸发红的手指。
“来来来我们试试!”小店员从屋里拿出一台笔记本。
小店员把代码输进去,可是没有字也没有图片。但是在他快放弃的时候,出现了一些杂音,小店员不知道是什么,但是尤长靖知道。
这是大学的时候林彦俊表白的时候唱的歌。
没有鲜花没有礼物,在漫天的大雪里,林彦俊哼唱了这首歌。
“还没有名字,但是我等待了一整个冬天才鼓起勇气。”
“那就叫…等待整个冬天怎么样。”尤长靖看着林彦俊笑的很深的酒窝。
“土是土,但是爱你是真的。”
“哇林彦俊你好冷啊。”
树叶因季风而落地,花朵为阳光而绽放。

“尤长靖!”林彦俊跑的满头大汗。
“啊,你这么拼命的么?刚吃过东西不能剧烈跑的!”
“不好意思我先来结账。”林彦俊打开手机结了账。

走回去的路程又是漫长的,但是不同的是尤长靖一出门就挂在了林彦俊身上。
“哇尤长靖你又吃了多少。”
“一点点啦我小鸟胃。”
“很重哎。”
“80斤啦!”
“哦你80斤。”林彦俊的嘴角藏不住的笑。
他结账的时候就发现手机不是他的,但是他的指纹可以解开尤长靖的手机。

“锐啊…我都来大理无偿打工小半年了…还没消气啊?”韩沐伯趴在桌子上看着周锐。
“是啊,无偿打工,那每次喝酒之后对我搂搂抱抱,把我衣服拉到肩膀以下是么?”周锐笑着看着韩沐伯。
“这么多好看的人,但是能让我心动的就你一个。”
“我靠韩沐伯你眼神真变态。
“啊 追 追 追,追着你ㄟ心 追着你ㄟ人 ,追着你ㄟ情 追着你ㄟ无讲理。”
“操!今天怎么这么寸!气氛又没了。”韩沐伯超起前台的手机就要砸。
“放下。”林彦俊背着尤长靖从大门口走路带风的站在韩沐伯面前拿走了手机,大步上楼。
“???他还对我大声说话!”老韩委屈但是老韩不说。

回到房间的林彦俊把尤长靖放在床上。

尤长靖看着林彦俊的脸,不知道怎么了眼泪忽然就流下来了。
林彦俊一下子懵了。
他走了过来,跪在床边上,揽住尤长靖的腰把他拉过去,然后抬头看着尤长靖,像家里的宠物狗一样舔了一下尤长靖脸上还没抹干的眼泪,然后很轻很轻在他耳边唱:“等待整个冬天,我开始想念,有你在我身边。尤长靖,在一起的第3年,我还是爱你。”
尤长靖脑袋里头一下子轰的一下,好像有什么紧绷了许久的东西忽然断裂了。不知道为什么,所有故作轻松的姿态,装作不在意的样子,到这一刻,全宣泄出来。
“别哭了…”
林彦俊有些手足无措,他还保持着那个跪在地上抱着尤长靖腰的姿势,仰着脖子不住地亲着他的眼泪。
尤长靖低头环住林彦俊的脖子,回应他。吻他的眼睛,把舌头探入他的口里,吮吸,厮磨他的耳垂,解开他胸前的扣子。尤长靖的眼泪还在不停地掉,但是他已经来不及去思考这些五五六六七七八。他只知道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地急切的想和林彦俊做/爱。
  不知道手机震了多久,不知道眼泪是什么时候停下,不知道为什么做爱时从不喜欢出声的尤长靖会在林彦俊进入时嘶声力竭地大喊林彦俊的名字。
  做到最后尤长靖已经哭的没力气了,不知道是身体爽,还是心里的委屈宣泄的爽,尤长靖抽搭了两下就偏过头靠着林彦俊睡着了。
林彦俊抱着尤长靖,挤在一张单人床上。
“我想,在我有自由意志的时间里,大概会一直和尤长靖在一起,虽然我有些脾气不好,虽然他会有些吵闹,但是我知道我们不会分开。尽管有时候我说话很冲又不肯低头,但是我知道我认定的事情就一定会一直坚持下去,而我也相信,尤长靖和我一样,甚至他比我还要坚决,我想等我们都老了的那一天,我和他一起漫步在雪里,我还可以给他唱等待整个冬天。
林彦俊偏头把坚持不懈的手机果断关机。
“唔…其实青梅,挺甜的。”尤长靖不知道做了什么美梦。
林彦俊转过去亲了亲尤长靖,下巴抵着他的头顶。

“年轻人啊。”周锐拿了两贴膏药,准备去慰问一下非要一次迈五个楼梯的韩沐伯。

end.